1/16/2009

三段论




熟睡中感到枕头下面手机在嗡嗡的振动。闭着眼睛去抓,没挖到。索性不去管它,把头挪开钻到被子里打算继续睡。可是电话那边不屈不挠,坚韧而有耐心,不挂电话。只好乱抓一气,摸出手机。

“midi,我在机场……可是我很难过……你还在睡觉吧,可是只好给你打电话了……我很难过。”是语无伦次的Ku君。我心中一凛,睡意也走了一半。

我 心中一凛,电光火石,时光回流,仿佛是一年半前我在接vivi的电话。“midi,我在等飞机开,midi,我觉得我要大哭了……可是你看,我都还没有 tissue……” 然后听到小小声的抽泣,逐渐变到那么悲怆:声音不大,却仿佛身体里只装着难过。那么多的难过要把五脏六腑都逼出来。

vivi是意气风发的女子。比如有次她说,被自己觉得不够好的男生喜欢简直是是一种耻辱,嘴角带笑,眼神闪亮;让midi听了简直胆颤心惊。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女权了,却完全湮没在vivi飞扬跋扈的神采中;不觉之间总想肃然起敬,立正行礼。

可 是这样的vivi,也碰到自己的劫数,在机场一个人哭给一只电话。我手足无措,只好拿着话筒听。多久之后,vivi说:“多谢midi,我要去登机了。” 倔强到不多说一个字。我知道这其中的原委,可是又能如何,匆忙发了短信过去:vivi chan wa saiko desu!. shinjiteru!不知是否有助于事。太过于倔强和骄傲,便总会生活的更辛苦。

然后我看vivi黯然很久,整个人失去光芒。然后我看其它人走类似的路;表现略有不同,大致逃不出套路。然后我竟然总结经验,对付类似事件也上手起来。然后我那天接到Ku君的电话。

想: 好吧,演出开始了。这时候的我不用说话,听就可以。于是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阳光明晃晃射进房间,虽然有点准备,还是被刺得睁不开眼。也一下清醒很 多。你看,每个人的痛苦都那么深,但实际上每人的痛苦也都只是一样那么深。有人求助,唯一能施的援手,其实竟然只是倾听。迷茫时也许能有建议,可是帮助一 颗沦陷了的心,大概只有去懂得和慈悲。

很久之后,Ku君能比较平静的和我谈论这些的时候。互相调侃间竟然被我们总结出东京生活的三段论:

第一段,好奇和体验新生活。
第二段,陷入一段或者几段纠缠不清的感情。
第三段,帷幕降落,繁华落尽,演员离场;

之后各人继续在各人的轨道上奔驰;之后那些不知如何处置的感情和过往,都变成过往封存;之后只好对自己说"又长大了些“。也许某天会偶尔想起些吧,那时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突然很想知道我那些在东京的朋友们,现在都在第几段。

祝福你们拥有不同的通向幸福的路径。

说明:贴的是黄立行的歌,电音为主,尝试性的音乐元素很多,很性感的老男人。这年头是不是又流行了小短平头了?叶问的宣传单上甄子丹也是这个造型。^_^

2 comments:

He said...

midi的blog越来越有味道了

cher said...

唔,我的情况,似乎直接跳过了第一段和第二段,从而不知不觉的面临第三段了。我的生活总是充满这种无疾而终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