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2007

单行线,任选题

最近很不少朋友都开始感慨人生。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大龄女青年谜笛也是一直在感慨。只是前阵子懒且忙且惭愧,不得整理思绪写下感想的心境。

今天,喧嚣的人声渐息,纷乱的杂事一一处理妥帖,心开始自由宁静;唯一麻烦的科研反正一直是麻烦,于是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麻烦了。所以来写写。

先做选择题:如果你需要日本老板出面担保租房,你设想老板会是什么态度:
a)问明原因,同意,并告诉你注意事项
b)唧歪并恶心你一顿之后,同意。(比如我做你的担保人,你可不能犯法,否则他们会找我;或者我作你的担保人是日本人民对你莫大的blabla……)
c)唧歪并恶心你一顿之后,不同意。
d)什么也不说但是就是不同意。

(一下是三十秒钟的广告时间,广告过后揭晓答案,看你猜对了没有……最近给大家推荐 The last lecture of Randy Pausch)


OK,你怎么想?迷笛在上周征询朋友们的意见,要不要找老板给我担保租房,五个人站在二号馆门口根据自己的经验提建议,三分钟之内,从A到D全部选项出现!你看看,一件事情结果的如何,似乎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有逻辑,可预测。

这是迷笛第一次深切感受到,自己的思维方式被应试教育毒害的多么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温水煮青蛙。从小到大被教成,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想更多的吸取他人的经验(case based learning)或者根据已经有的常识(rule based learning)找出可能的最优解。如果最后事情没有成功,就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多可笑!却原来生活不是选择题,并不是我们努力了,就能选到那个最优解--如果那个最优解很幸运存在的话。

一件事最后对不对,我们只能掌握一部分,做好自己能掌握的就OK。如果再有点野心,让自己能掌握的范围尽量更大,最多也不过是如此。听起来很进攻性的样子吧?其实只是完美主义者和应试教育精英给自己的一个解压出口罢了。

生命是条单行线不可回转,生活又那么多的分岔点难做选择。但人生之美,大概也正在于不可回转的遗憾和不可预知的惊险吧。

---------------------------
关于pandy pausch教授的演讲。

话youtube上十个片段,到现在我才看到2.打算回头看完。但是值得推荐。
转一段网上的评论:“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活,但每个人可以有这样的人生态度

CMU教授Randy Pausch的去世并不会出人意料,他将死于胰腺癌。

但就在去世前,9月18日,他微笑着完成了最后一次演讲,题目是“真正实现你的儿时梦想(Really A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他向在场的学生提出建议如何实现自己的职业和个人目标。内容充满了深刻的见解、自嘲和智慧,他确实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也许我们也能从笑声中感悟到什么。一个半小时的演讲绝对值得你花时间去观看。”

1 comment:

Flying Hero said...

这个思维方式好女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