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2007

隐约是由周一就开始毁了的一周

周一凌晨四点还在更新blog,让自己对这一周的工作状态实在是乐观不起来。
不过也许有时候,放纵的照顾以下自己的情绪,能算作磨刀不误砍柴工之列吧。


早上很niubility的说服一shability看懂了一zhuangbility;因此自我良好得觉得世界光明;内心充满了能够把握自己生命生活的强悍女人自豪感。也发誓要努力工作下一周,补回前两天工作浪费的时间。

于是十二点早早睡觉打算第二天早早起床。
却于梦中悲痛惊醒。夜深人静凉风阵阵。

开灯看表。一点半。shability,呼吸艰难。
于是又上gtalk,好友们红的红绿的绿黄的黄,热热闹闹扮演信号灯。
又翻检两年半的blog,看自己生活中那些无声处的惊雷。
悚悚然。

跑去晋江看小白文,看那些人单纯的,安静,执着的生活。
真美好。

p.s. 看完了《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一般,很一般。所以没有想写长评的冲动。

3 comments:

Marsgao said...

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的往事非常shability,不堪回首,可總愛回首。俺也是。每當回首往事,總感覺呼吸困難,一點都不niubility.

midi said...

俺喜欢这个,呼吸困难!

midi said...

汗,我说为什么喜欢这个“呼吸困难”
原来是俺原文中的词汇……
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