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2007

草根的声音 VS 真实的声音

一直想写这个点。但是因为自己不专业(我们是小偷,打劫不专业…………不对不对,我们是写生活的,涉及社会问题不专业),所以一直放放放。但是身边总是有些事情不停的勾引起这个念头,再不写就要失去先机了~不能引领话题的潮流(现在恐怕已经不行了……)

我想说的是。web2.0(我还是不喜欢这个名字,听着就像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让每个人,每颗草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谁的声音是可信的。

因为报道第一钉子户而名声大噪的周曙光,也是因为报道第一钉子户而让博客被封了。抛去政治上我们所不能理解和不知的原因。低头心平气和的想一下,这样的草根报道向传播领域了一个挑战:是不是谁都有权利做新闻报道。这里的权利,不是你自己发言的权利,而是你作为一个可信的信息源的权利。(谜笛绝对是就事论事,不是讨论周曙光同学。)

类似的一个想法,keso在关于一篇关于“个性化推荐”的文章里讨论了一下。大意是因为机器的自动信息推荐(比如rss或者音乐),个人的的阅读内容可能单一,由此视角和思想变得僵化而狭隘。kose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对机器推荐这样的东西如临大敌(嘿嘿,我们搞信息的人最喜欢看到这样的用户了),解决方案是个人保持一颗警惕的心。这个……到也是一个解决方案,但是不完满。它跟以前中国人讲读书人要慎独是一个意思。谜笛抱人性无善无恶说,从不相信人治。自己提高自己,自己监督自己,已经被无数次证明在全社会范围内是狗屁理想。这个约束大概只对于那些想主动自我完善的人有用。

从传媒来的一个思路,是闾丘露薇的博客。迷笛实在是懒得翻她前面的文章了。她从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讨论,草根报道的可信性怎么解决。印象里是推一个行业club,引荐负责式。这个,大概是从制度上讨论这个问题。

很有意思,很有意思。持续关注中。

为什么想起来搏这个。因为前阵子frank同学奋起反抗实验室日本人嘲笑我石景山游乐园(汗)的仿冒事件时,用了一个例证是该游乐园是日本人控股。他说,我才不管这消息是不是可靠,只要能够百度或者google出来证明给他们可能就可以了。当时心中一动。

又因为最近再看山西矿山的童工事件。网上400名父亲的联名信贴了很久,看了也觉得很震撼,但是一直不拿出来说,因为我不能证实消息源。今天在闾丘露薇的blog上看到她也是实证了这个事情之后,开始讨论。她说:“我不想再重复这些童工们的惨况,只是想说一点,其实他说错了,他做了很多。如果不是他拍摄回来的画面,他亲眼看到的景象,只是网站上一张帖子,至少对我这样的媒体人来说,必定会质疑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如果找不到当事人核实的话,就不会在节目里面播出这条新闻。而现在,不管这张用400名父亲的名义所写的帖子是否真实,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河南的孩子被拐骗买到山西的砖窑,确实存在。”

btw 迷笛喜欢闾丘露薇的blog,有空的人可以看看。

1 comment:

Marsgao said...

在我看来,不是草根报道的可信性怎么解决的问题,这不是根本问题,而是媒体的可信性怎么解决的问题.这是其一.
其二,也正是媒体的缺位,使草根报道有了上位的可能.草根报道对待事件的态度上,具有朴素的情感.
----
凤凰有凤凰的无奈,凤凰的闾丘也同样有着她的无奈
这种无奈,你有,我也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