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2007

最近

(类xyt,不喜者申入。)

最近看的东西,有点形而上。真怀疑要再这样下去就要变成啥都不啥百无一用地书生了。


陆陆续续看完了梅贻琦的大学一解
梅贻琦1909年留美学习电机工程,获硕士学位,1915年回国。历任清华18年的校长,创立了台湾的清华大学原子科学研究所。看他写的大学一解,开眼界且佩服。旁征博引又说理清晰。:P要多读多读。说大学一解可能不是很知道,但是有名的:”夫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大家大概都听说过辣。

顺便推荐一下,看梅贻琦是因为在《一五一十》上看到了龙应台心灵的X光。嫌弃大学一解太复杂的话,看看龙应台这个应该不错。


还有就是在看《哲学的慰藉》。看到第二章,写伊壁鸠鲁(Epicurus),说伊壁鸠鲁式的社会,只”提供基本的物质需要,但决不会使生活水平超过维持生存的起码标准。“,不会”有被刺激出来的不必要的欲望导致经济强大的社会“,在”伊壁鸠鲁的世界里不会有辉煌的纪念碑,不会有技术进步,也极少于远方进行交易的动力“。因为”一个需求有限的社会,也将是一个资源稀缺的社会。但是--如果相信这位哲学家--这样的社会不会不快乐“。突然想到前几天去参加孔庆东的讲座,有人问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中国为什么没有能够持续的发展科学技术(原谅迷笛用词不严谨,大家自己体会一下意思)。哲学的影响是一个可能的答案吗?比如孔子说:“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就是让大家学会忍受和享受简陋的生活。这种影响竟然有这么深远以致于影响了我们这么久吗?如果是的话就要orz哲学了……
(那个,门外汉的罗嗦。欢迎批评指点。)


再就是看《昆虫记》中。。一边看一边佩服,人家的科研精神!

嗯。后两本都还没有看完……打算下面搞一些功利实用的书,比如“如何尽快在SCI上发表论文”,”如何谄媚老板“这样的来看看,冲淡一下身上的迂腐味道。

3 comments:

gamefast said...

想请问下midi看的《昆虫记》
是哪个版本的,
哪个出版社翻译的?哪一年版?译者是谁?
文笔怎么样?

好像国内的版本太多,想买一本看,所以问问midi先参考下。

midi said...

我看的其实是选译本辣:P
版本和译者的详细信息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135970/

gamefast said...

多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