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06

国庆节快乐以及鸡毛蒜皮

>>十一哦。大家国庆节快乐:)


>>前天去打球,今天腰酸背痛,完全无法走路……而且,还打到自己的手……瞧这片青淤的。
hand


身体太差。

发现我们实验室的日本师兄(八卦一下跟我现同岁现已结婚去英国一年非常温柔善良科研也好)打球非常好!实验室人才济济啊,越南仔同学也是打球非常好。汗




>>大家去看midi@bloger右边的旋转魔方图片!点击可以放大的哦。有没有觉得很炫?(迷笛很pp?)每个被迷笛推荐了的人都觉得很pp。

可是为什么每个人都问:是你写的么?
虽然我是计算机系的女博士,虽然我很想说是……可是遗憾,链接在这里

>>最近养成了一个舌尖舔上牙的习惯,下意识了。闭着嘴也咕噜咕噜的!一定很丑,可是怎样才能改过来呢?

1 comment:

UMBRO said...

从这种群体主义的血缘相似性扩展开去的民族主义,第一特别容易宽容自己人的罪过,就像鲁迅说,“觉得做外人的奴隶,不如去做自己人的奴隶”。第二是容易在民族的大义下,贪得无厌地要求个人牺牲和奉献。

对这两条深表赞同。不过第二条有时候似乎很必要,比如战争来临的时候,就是得有人牺牲和奉献,只是在中国,总是那么些人在牺牲和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