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2005

水木回来了,该怎样开心呢。

我该怎样形容我的开心呢?我只能说,心在不停跳,心在不停跳,心在不停跳。
很感谢那些为了水木重开努力工作的人们,不管怎样再次对清华的同学致敬。

我的人生从来没有什么目标的。上北大是因为很好的朋友喜欢了“穆斯林的葬礼”,她说:我不能去北大了,你替我呆在楚雁潮和寒星月恋爱的地方,替我看护德斋吧。
来到东京,很大程度也是以zhouji为代表的猪头当时正在大肆的清理国内的bbs,让我觉得很绝望。不要笑话我矫情,真的是觉得很绝望。因此,虽然东京并不是那么让人满意的地方,但。(我没有什么勇气重建,只是逃跑。)
从msn的blog负气搬来blogger,也是因为msn的最高人性长官放的撅词。给他写了一封漫骂的信之后搬家。

是孩子气么?

今天从李安邦那里看到我的新水木又开了!

急忙登陆上去,首页是鲜红的return!
自已以前的id竟然还在! smth, I am back.

其实我们要的并不多。

2 comments:

UMBRO said...

为什么要用“又”字呢?

midi said...

因为我想学周星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