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2005

桥段 之 祝福

“现在我宣布,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刘峪凑过头去,唇轻轻覆上黄晓丽的。午后三点半的阳光给新郎娘白色的礼服镶上一道金色的光晕,伴着教堂的风琴,一瞬间竟也显得那么神圣和幸福。
参加婚礼的人数不多,都是至亲;自然也发自内心的快乐。旁边刘峪妈甚至喜极而泣,掏出手帕,轻轻轼起眼角来。

没人注意红毯另一端教堂入口处的我。

“五、四、三、……”。刘峪以前跟我说过,这是教堂婚礼最后接吻时的tempo。在做出一往情深的拥吻同时,心里默数五秒。五秒,足够让观众有时间欣赏和感慨;又不会太长,以免显得色情或猴急。

五秒,也是足够我从红毯这头走到新人身边的时间。

“一”。果然,在五秒之后,刘峪抬起头。带着满足和得意的笑容。大家刚从happy ending中回过神来,冷不防发现神父面前变成三个人。没有人有反应。大家都是平凡人,越是重要的场合越是反应迟钝。因此我很从容。

我说:“我是来祝福新人的。”很诚恳地,脸上漾着花一样的笑;应该很美。重点是,很诚恳。“恭喜二位喜结连理。愿两位新婚愉快,白头偕老,早生贵子……”,我看到刘峪眼中卸下了防备。黄晓丽变得没有那么尴尬,似乎要对我亲热起来。于是接着说:“白发人送黑发人”。

看着刘峪和黄晓丽的表情在我眼前冻结。我优雅的转身,走出红毯,从外面戴上教堂的门。我说过,越是重要的场合,人们的反映越迟钝。

漂亮的一役!我在他们心中种了一颗毒。
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将时不时想起这个恶毒的祝福,发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仿佛它一出世就背负了什么诅咒。这点点的不安,会被逐渐放大,变成压力,变成争吵,埋怨和痛苦的来源;甚至有一天,这恐惧变幻成某种丝丝的盼望:盼望自己的孩子早些出意外,结束这个梦魇。而我将能够静静飨用,他们用一生出演的活话剧。

没有人能够,这样抢走我的幸福还若无其事的寄来喜帖。虽然我已不再爱你。与一切爱恨无关,我只要公正。

经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1 comment:

UMBRO said...

这个,是什么意思,想理解都觉得无处下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