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2005

王垠退学了

作为fan过linux一阵的人,迷笛当然知道王垠
当时Latex主要是学习了他的教程,包括Latex的幻灯片制作方法。后来也是由他主页上的介绍,知道了wiki。才有了小刚架的LyWiki。

王垠退学了。今天chirping和qiuguanchen的blog里面同时宣告了这个消息。

刚才粗粗的看完了王垠blog中关于退学的说明,觉得有些失语。不知从何讲起。qiuguanchen起了“再见理想”这样的题目,可以见到他的观点。而迷笛则用了“王垠退学了”,来陈述事实,仅仅是事实。也许是一时想到太多,竟然语塞了吧。

仅就学术研究气氛恶劣这一条,迷笛深有同感。相对来说BD和TS还是好一些的。我相信211的2之下的更多学校更不知道还会是什么样子。王垠看到了,不满,坚持自己,并且寻找出路。所以,在坚持自己这一点上,他诚然是理想主义者。也是迷笛所佩服的。

但是,退学去美国,真的是万应良药么?或者说,美国就是理想主义者的乐园?也未必吧。最要紧的,是生活。然后才有其它。就好像scryforever对王垠的comment中所说,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在哪里都是很难生活的吧。

stallman有人资助,至少活得下去;马克思有恩格斯撑着。而史上科学和艺术都是贵族吃饱撑了没事干找的消遣。不用担心funding,不用担心设备。就这样还不少搞得倾家荡产,家徒四壁呢。老百姓,拿什么来理想主义?饿肚子?头破血流?

所以我很喜欢李敖说的:“我们要偷偷的,阴险的爱国。”套用在这里,我们要偷偷的,阴险的理想主义。李敖就算是一个阴险的事例。你看他在北大的演讲,也主要是讲的这个意思,其他的插科打,都是晃眼枪,迷惑敌人心智的。

再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安替。他在新新闻人自学手册全集中就说

...我们做以下最基本的准备:....
一,不能饿死。如果你的记者工作是你唯一的饭碗,取悦领导是你唯一的活路,你是根本无法谈什么理想的。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你很快就会融入那些腐败的人群中,收红包、说假话,最后为他们也为自己辩护。中国的大学新闻系培养出来的学生不幸恰恰陷入了这样陷阱:按照宣传模式学出来的知识只能适应于宣传机构,只有少数人才能艰难胜出。所以,越来越多的出色记者根本在经历中和新闻无关。
  如果你还想什么新闻理想的话,请首先向自己证明,自己万一被迫离开新闻界,也能活的很好。因为这样你在你自己心中就有一个底线:我永远不说假话,一直到你们把我开除,我会像李敖一样,照样富裕生活。这个底线就是你的勇气所在。这样的人是无所畏惧的。我花了6年的时间,向自己证明了这一点,才迈入新闻的不归路。这样,我才能坚持我自己的理念,才能坚持到新闻自由的那天。

我很同意这样的观点。鲁迅在《为了忘却的纪念》中应该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理想主义,首先要是“理想主义者”,不能是“理想主义鬼”才好。

所以,迷笛一边钦佩王垠的勇气,一面祝愿他在未来的道路上一路走好。

4 comments:

Jjgod said...

用 vpn.google.com,总算可以访问这里啦 :)

midi said...

好棒,总算是又多了一条路。
自己在上面吭哧吭哧的写。也是很寂寞阿:D

UMBRO said...

jjgod,这个vpn.google.com是怎么回事?

midi said...

从jjgod的网站上挖来了google vpn的连接:http://wifi.google.com/download.html